會友登入

講道重溫

馬太福音 7:24-27
08-10-2017
謝 慧兒姑娘
撒母耳記上 1:9-20
01-10-2017
曾熊國英師母
哥林多前書 9:19-22
24-09-2017
張 愛恩姑娘
希伯來書 13:1-17
17-09-2017
徐國榮傳道

活動概覽

十月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再給我機會

踏進七月,炎熱的天氣提醒我暑假已來到了,也喚起了我過往一段深刻的經歷,激動了心中的情緒。好趁這個空間,跟弟兄姊妹分享這份遺憾……

1998年,我的丈夫惜光在暑假到緬甸與雲南接壤的山區農康基短宣。回來後,他跟我分享當地華人的福音需要和山區居民(華人)生活的情況時,特別提到在他的聖經班上有一個孤獨的小女孩──福英。福英的家庭狀況,正反映了山區的貧乏:山區內的男丁為了多賺些生活,大都冒著生命危險,往礦場當礦工,發掘寶石,但礦場常會塌陷,往往令礦工葬身於礦場中,因而令農康基內留下不少孤兒寡婦。

福英也正是生長在這種單親家庭中,父親去世後,母親只能靠種植粟米來養家。福英的哥哥患有虐疾(這也是山區小孩子常患的疾病),常常發病,不能做勞動的工作;福英自己則患有羊癇症,常常在上課時發病,對於她的病,大家都習以為常。褔英跟山區大多數的孩子一樣,沒有錢到鎮上的緬文學校讀書,只好在農康基一間教會辦的華文補習班學習,就是惜光所到的教會。惜光心裡對農康基有負擔,希望向村民傳福音;對福英的情況,惜光更是關懷!最後,我們決定全家在來年暑假一起再到農康基傳福音。

1999年暑假,我們帶同兩個孩子同到緬甸短宣,當我們到達農康基教會時,負責人花傳道夫婦領著一班好奇、活潑的小孩子,在大門前迎接短宣隊,福英也在其中;只是,她愛站在人群的後面。

我親眼見到褔英了,對她卻不感陌生(因惜光早已經把她的背景介紹給我知道)。她是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個子矮小,束著凌亂的短髮;蒼白的小圓臉上,帶著膽怯的神情;無神的大眼睛,閃動著畏縮的目光;她因長年患病,身體十分虛弱。由於她常常因病缺課,因此高高瘦瘦的福英仍是讀三年級,跟同班的孩子顯得那樣格格不入。

那年,她也參加了短宣隊的聖經班,但常躲在屋簷下的石柱後面,看著我們玩遊戲、唱詩歌,每當我向她招手,邀請她加入時,她都靦腆地跑開了。然而,她總會在附近的角落聽著我說聖經故事。

為了鼓勵孩子們每天出席聖經班,我帶了一些套裝文具作為禮物,福英看上了其中一份,她鼓著勇氣問我要那份文具,我應允了只要她每天都出席聖經班,我便送她那份文具。為了要得著禮物,福英真的風雨不改,每天準時跑來上聖經班,但仍是在遠處站著。終於,褔英得償所願,當她拿著我送給她的禮物時,含羞地低著頭,嘴角還帶著微笑的說:「老師,明年一定要再來啊!」

回港後,我的小兒子常跟我提到福英很喜歡他的小汽車,他還特別為福英預備了一些小汽車,要在下次再到農康基短宣時送她。

農曆年間,輾轉地收到差會從緬甸農康基帶過來的一封信,其中有褔英歪斜不齊的手筆,寫著我們一家的名字和對各人逐一的問候,雖然文句不通,卻強烈地表達出希望我們重臨農康基。我們反覆的閱讀,心裡十分高興,女兒嚷著要搜集多些小禮物送給她。福英的來信,叫我決定了重臨農康基的時候,邀請她決志信耶穌!

2000年暑假,我們一家隨短宣隊再臨緬甸。在仰光逗留了一晚,天還沒亮,短宣隊已從仰光乘內陸機到曼德勒。迎著晨曦,飛機在一小時後到達風景優美的曼德勒城。在塵埃飛揚的機場外,大伙兒分成三隊,再轉乘簡陋的小汽車進入山區。汽車顛簸的在山路上飛馳,崎嶇的山徑婉蜒曲折,車子駛過後揚起的塵煙叫人看不清前路。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兩旁盡是高聳入雲的大樹,屹立在一片赤紅的泥土上,偶爾看見三兩牛群,在沒有草葉的土地上徘徊覓食,無怪乎老牛乳牛小牛都是骨瘦如柴,皮毛灰白。遠處一片無際的白雲下,荒涼、殘破的屋舍漸入眼簾,我知道農康基已經在前面了。

汽車輾過泥濘,兩條清晰可見的軑痕,長長的,緊隨在我們後面,伴著路旁一群赤足的小孩,好趕來趁趁熱鬧。車子在教會的大門前停下了,面向一片空洞、粗糙的石屎地,旁邊一座兩層高的簡樸樓房,這就是教會的課室和禮堂,是我們既熟悉,又難忘的地方!

花傳道夫婦熱情地迎上來,就像等待遠處歸來的親人一樣;孩子們都揮著手跑來,與我們相認;剎那間,心中竟有回家的感覺!花傳道招待大家到飯堂吃午飯,大伙兒熱熱鬧鬧的邊吃邊聊,互相問候。

花師母告訴我們農康基在四、五月份發生了一場傳染病,很多孩子都害病,十分嚴重,幸好大都捱過去了,只有兩個孩子因病死了,其中一個是教會的學生,大家都為此感到可惜。花師母很難過的說:「福英這孩子也夠可憐的!」聽這話時,我心裡吃驚,立刻問過明白,原來死了的孩子,就是我們想見的褔英!

我的眼淚湧流而下,心裡難過不已,深感來遲了!再沒有機會見到福英,實在後悔去年沒向她傳福音……飯,再也嚥不下去了,伴著我發呆的,是串串不能止住的眼淚。人的生命真是如此脆弱,而我卻沒有好好把握機會,讓福英信耶穌,我真的好遺憾!

那年的短宣,我很多次望著屋簷下的石柱失神、悄然落淚。我覺悟到眼前這孩子的靈魂也很貴重,求神原諒我過去對福音的怠慢,現在後悔雖未算遲;然而,心中的遺憾將是永不能褪去了!

2001年,因緬甸政局不穩,軍政府打擊國內宗教,關閉了很多教會,農康基教會也停課了,短宣項目必須無限期擱置。這年暑假,我們改往馬來西亞短宣去了。

今天,緬甸短宣仍然遙遙無期,但我仍沒有忘記福英,沒有忘記那條顛簸崎嶇的山路;甚至,每當我向別人分享對福英的遺憾時,仍忍不住淚光。深知道,禾場上仍有無數的福英,無數的遺憾。

我並不喜歡自己這麼的感性,只是,我不能自己。至今,我仍不能忘懷她的影子,不能掠過那份失落……求神再給我機會,以餘下的歲月人生,在茫茫無盡的禾田上,盡一己所能作的,冀盼彌補過去那一份抹不去的遺憾!